娃哈哈遇“中年危机”,73岁宗庆后要不要加速交班?

2018-09-18 08:11·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王夏喜 
   
无论是娃哈哈的多元化布局还是跟随战略,实际上都是由宗庆后操刀,所以娃哈哈近几年的业绩滑落,也让外界对年过古稀的宗庆后产生了“尚能饭否”的质疑。

  因为一则传言,“沉寂”许久的饮料巨头娃哈哈,再度成为焦点。

  8月底,浙江娃哈哈创业有限公司成立了一家新公司“浙江德清娃哈哈科技创新中心有限公司”,而“新能源汽车及汽车智能技术”赫然在其经营范围之列,引发外界对娃哈哈可能要造车的猜想。

  不过,娃哈哈随后在官微辟谣,称公司并不会涉足汽车领域,新公司主要负责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等方面的技术研发、孵化和转让,与造车无关。

  但外界真正关心的并非是娃哈哈是否要造车,而是近年来业绩呈现滑坡之势的娃哈哈,要如何面对自己的“中年危机”?73岁的宗庆后需要交班了吗?

  多元化黯淡

  娃哈哈造车并无实锤,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发酵,是因为娃哈哈一直在尝试多元化布局,如果真要造车,也并非没有可能。

  娃哈哈曾经涉足过商业地产、奶粉和白酒等多个领域,去年9月,娃哈哈还直接出资在以色列成立一个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宣布进军智能制造业。娃哈哈在跨界尝试上向来大胆,可惜的是,总有些“雷声大雨点小”的意味。

  2010年,娃哈哈与荷兰皇家乳品公司合作推出爱迪生奶粉,高调进军婴儿奶粉领域。按照规划,该奶粉企业要在创立两年时间内达到10万吨的销量、100亿-200亿元的销售额。

  但现实情况是,爱迪生奶粉多年来一直销量不佳,2014年甚至被曝出强迫员工买奶粉的“摊派门”丑闻。

  在创立25周年的2012年,娃哈哈又宣布进军商业零售领域,并在杭州钱江新城正式开出第一家欧洲精品商场WAOW PLAZA(娃欧商场)。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曾放出豪言,未来5年,娃哈哈要在全国开100家欧美精品商场。

  但娃欧商场同样没能逃脱经营惨淡的命运。仅仅三年过去,娃欧商场就被爆出亏损严重、拖欠租金等消息,关门歇业。

  2013年,娃哈哈再次尝试跨界,宣布与茅台镇酒企金酱酒业共同成立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领酱国酒业,推出领酱国酒,娃哈哈正式进入白酒业。但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去年9月,宗庆后不再担任“领酱国酒”的法人。

  今年9月9日,“领酱国酒”被河北华林集团收购。随后有媒体报道称,娃哈哈强调这只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但娃哈哈与“领酱国酒”的关联的确越来越少。

  纵观娃哈哈近年来所做的跨界尝试,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这可能与宗庆后的“专注主业,小步快跑”、“做了感觉做不好,马上掉头”的跨界战略有关。

  不过从更深层次的角度讲,娃哈哈的跨界总展现出一种“跟风”的姿态,什么有热度就插一手,除了资金以外,其他的投入并没有跟上。

  明星产品出自20年前

  频频尝试跨界的娃哈哈,藏不住自己对“中年危机”的焦虑。

  创立于1987年的娃哈哈,在宗庆后的带领下,逐步发展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饮料企业。2013年,娃哈哈的营业收入达到782.8亿元,野心勃勃的宗庆后更是将2014年的目标定为1000亿元。

  然而,2013年竟成为娃哈哈的巅峰。在那一年之后,娃哈哈业绩逐渐下滑,从2014年的720.43亿元,下滑至2017年的456亿元,娃哈哈遭遇“中年危机”。

  至于业绩下滑的具体原因,宗庆后曾经在央视的一档节目中列出“十宗罪”,包括成本上升、谣言影响、人口转移、消费观念转变等。不过,更多的饮料行业人士认为,娃哈哈的最大问题还是出在产品创新上。或者可以说,娃哈哈成也模仿,败也模仿。

  一直以来,娃哈哈采取的都是模仿战略。只要市场上有什么热销商品,娃哈哈马上就能做出一款相似的产品,并通过强大的品牌效应和狂轰滥炸的,再加上遍布全国各地的销售渠道,迅速抢占市场,实现后发制人。

  在这样的跟随战略下,AD钙奶、营养快线等成为明星产品。也因为这个原因,娃哈哈一直被称为“饮料界的腾讯”。

  习惯了模仿的娃哈哈,似乎失去了创新的能力。娃哈哈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推出过热销的大单品,现在最出名的产品,仍是1996年推出的AD钙奶。而要采取模仿后发制人的战略也已经行不通。

  随着电商的崛起,曾经让宗庆后引以为豪的“联销体”销售体系失去了优势,而采用重金在电视上打的效益也大不如前,再加上越来越多的大品牌相继进入饮料行业,娃哈哈面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如今的娃哈哈,既没有推出畅销单品的能力,以往的明星产品也面临着老化的危机,更多是靠着消费者的情怀在支撑。近乎腰斩的业绩下滑,让娃哈哈不得不采取跨界的方法来尝试突破困境,然而即使是跨界,娃哈哈似乎也走上了模仿的老路。

  “准接班人”的漫长考验

  无论是娃哈哈的多元化布局还是跟随战略,实际上都是由宗庆后操刀,所以娃哈哈近几年的业绩滑落,也让外界对年过古稀的宗庆后产生了“尚能饭否”的质疑。

  就目前来看,娃哈哈不能没有宗庆后。

  一直以来,宗庆后扮演的都是一个“独裁者”角色,公司事务无论大小,都由他一人独揽。

  担任过宗庆后四年贴身秘书的罗建幸曾透露,“娃哈哈公司没有战略部,没有副总经理等岗位的设置,所有的公司决定都是由宗庆后一个人拍板,他也不相信咨询公司,仅仅靠对其言听计从的部长和经历。没有人敢提建议,也没人敢顶撞宗庆后,连他的女儿宗馥莉也不行。”

  可是,宗庆后今年已经73岁了,虽然他曾经放出豪言要“再干二十年”,现在也依然保持着从早上7点上班到晚上11点下班的工作状态,但你能想象90岁高龄的宗庆后仍旧领导着娃哈哈的场景吗?宗庆后的退休不会太遥远。

  如果宗庆后真的退休了,又有谁能够领导娃哈哈?

  宗庆后并未对外宣布过任何继承计划,不过外界一直认为他的女儿宗馥莉将成为接班者。宗庆后也有让宗馥莉接班的想法。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04年,宗庆后就安排22岁的宗馥莉担任杭州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2007年,宗庆后又把主营业务为食品饮料生产加工的杭州宏胜饮料集团分拆出来,让宗馥莉单独经营,一直持续至今。

  但宗馥莉广为人知的几次行动,似乎让她的接班之路变得漫长。

  2016年7月,宗馥莉推出过一款名为“KellyOne”的定制化果蔬汁,其中Kelly是宗馥莉的英文名,这款定制化果蔬汁与传统的娃哈哈饮料相比十分“离经叛道”,宗馥莉却对其寄予了代表宏盛集团转型的厚望。

  目前,宏胜饮料集团的官网上,仍有针对KellyOne产品的专门介绍,有高端定制、高端专享、经典系列等。但关于其发展得如何,媒体上消息较少,最新的还是在去年10月份,KellyOne因为包装获得国际工业设计“奥斯卡”红点奖。

  也许是急于证明自己,宗馥莉还在去年导演了一出借壳上市。2017年3月末,由宗馥莉实际控股的恒枫资本,突然传出要以预计5.73 亿港元的价格收购上市公司中国糖果(08182),如果此番操作成功,宗馥莉只需花费几亿港元就可实现借壳上市。可惜的是,当年7月,由于收购要约条件未达成,收购最终以失败告终。

  而在收购消息传出后,中国糖果股价出现暴涨暴跌,有市场分析人士据此认为,此次收购案是急于证明自己的宗馥莉被股市的庄家利用,而宗馥莉则回应称“这是一次积极的、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探索”。

  不管此次收购案究竟有何内幕,很明显的是,宗馥莉对资本市场持开放态度,与宗庆后追求脚踏实地的经营理念有着极大的差异。

  此外,宗馥莉曾经在外留学多年,接受过欧美管理教育熏陶,如果信奉现代化管理的宗馥莉真的掌管娃哈哈,势必与原来的管理层形成激烈的碰撞,这显然是崇尚“人治”的宗庆后不想看到的。

  宗庆后的交班时间表并不明朗,但逐年下滑的业绩摆在眼前,一直很忌讳谈论接班问题的宗庆后,也许该认真想一想,究竟应该放胆让女儿一试,还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苦心经营饮料“帝国”继续衰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