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贷这6年:爆雷并非第一次_行业动态_投资界 - 大奖娱乐平台_大奖娱乐注册_大奖娱乐官方网站登录

中国网贷这6年:爆雷并非第一次

2018-07-20 07:37· 微信公众号:不凡商业  石富元 
   
此次“雷潮”过后,骗子平台差不多将基本出清,资质差、风控能力弱、品牌不够强的平台差不多也都将被淘汰。

  羊毛党陪着骗子玩火,老实投资者被反复教育,良心平台被反复蹂躏,但4次“雷潮”之后便是晴天。

  近日多地普降大雨,阴雨天反反复复。和这天气一样,P2P网贷行业也是阴雨不断,时不时还有惊雷炸裂。

  爆雷、跑路、集资诈骗……这些负面标签这几年陆陆续续都贴到了P2P网贷身上,很多从业者过年回家都不敢告诉亲戚朋友自己是干嘛的,生怕被当成骗子。

  最近半年P2P再次进入“雷潮”,一个个百亿级的平台排着队出事,整个网贷投资圈瞬间人心惶惶。

  去年12月钱宝网创始人自首,今年2月旌逸集团爆雷,4月善林金融跑路,5月中融民信被查,6月唐小僧和联璧金融接连出事,7月投之家与雅堂金融爆雷,而这些平台都涉案金额过百亿元,其中唐小僧高达750亿元。

  刚开始还是零星爆雷,但从唐小僧开始,雷区不断扩大,像最近的天气一样,爆雷开始常态化,大批大批的P2P平台或倒闭或跑路。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仅6月份网贷行业就有63家平台出现问题,包括提现困难、经侦介入和跑路,问题平台数量达到了一年以来的新高。

  事实是P2P爆雷并不是新生事物,伴随着它的诞生就时有发生,可以看作是行业洗牌的过程。

  网贷这几年与三次“雷潮”

  民间小额信用借贷这事并不新鲜,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但一直都以非常分散的方式在运行,规模也都不大,且弊病丛生。

  2005年

  英国公司Zopa首创P2P网贷模式

  民间小额借贷开始利用互联网工具,以去中介化的方式,被高效整合起来,市场开始趋于集中,行业开始形成统一的规则,具规模的企业也纷纷出现。

  2006年

  中国上海出现了第一批P2P网贷创业企业

  其中就有如今的行业头部平台拍拍贷。随后几年P2P开始逐渐兴起。凭借着信用借贷的模式,早期资金端和资产端的用户都很好获取,P2P早期平台过了一段比较舒服的好日子。

  2011年

  第一次出现成片借款人逾期事件

  行业曾一度动荡,但限于整体行业规模尚小,动荡很快平息了下去。

  2013年6月

  余额宝横空出世

  7%的收益率秒杀所有银行固定收益理财,且T+0的赎回模式让用户得到了高收益的同时还能保有流动性,一夜间舆论炸裂,数亿用户被教育完成,纷纷开始涉足互联网金融理财。

  2013年

  ——

  2014年

  天时地利人和,网贷行业迅速膨胀,收割了大批用户 

  2013年百度等搜索引擎对于网贷行业来说是一个低成本高效率的拉新渠道,当时的成本只有现在的几十分之一,可谓十分划算。2014年微信流量红利开始出现,大量P2P平台在微信生态内又收割了一大批用户。

  2013年

  第一次雷潮

  当时倒闭了将近1000家平台,而这些平台多是一些打着P2P幌子的线下理财等诈骗平台。

  2014年

  元旦

  第二次雷潮

  随着网贷名人离场,很多依靠网贷名人带路的投资者失去了方向,行业出现了流动性危机,很多资质差的平台纷纷出局。

  2015年

  下半年

  ——

  2016年

  第三次雷潮

  失去方向的投资者开始盲目以平台背景为主要投资参考,投了大量看似实力雄厚的伪国资平台,结果随着这些旁氏平台的接连爆雷,行业遭遇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倒闭潮,期间有1000多家平台倒闭。

  这几次雷潮,其中最为知名的,当属涉案金额高达700亿元的e租宝。随着e租宝因集资诈骗被立案侦查,短短4个月后监管部门就开启了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整个互金行业随即进入了绵延至今的严监管期。

  此次爆雷,一方面是因为政策陆续收紧,加之备案延期,很多平台出现经营困难;另一方面随着去杠杆化的持续深入,很多企业出现流动性危机,而这些企业又都是P2P平台上的借款机构,从而导致了大规模还款逾期的情况。

  大环境不好,又遭遇资产端的大规模逾期,很多投资者开始信心动摇,开始陆续撤出各个网贷投资平台。结果是,一大批借旧还新的“高返”平台无法再继续支撑下去,纷纷爆雷。截至目前,号称四大民间“高返”平台的钱宝网、联璧金融、雅堂金融和唐小僧已“全军覆没”。

  以此为导火索,大量本来就有疑虑的投资者开始加速撤资,从5月份开始行业踩踏事件频发,原本处于腰部相对安全的中型平台也纷纷被绊倒,“雷潮”再现。

  但不得不说,除了行业原因,此次网贷行业挤兑危机,羊毛党也贡献了一份力量,且举足轻重。

  祸起羊毛党

  说起羊毛党,相信大部分人都略知一二。他们流窜于电商网站、信用卡积分商城、P2P网贷平台等各种有利可图的地方,利用平台的各种“福利”规则,大薅羊毛。

  依托于YY群、QQ群、微信群等社群,一些有组织能力的羊毛党头子开始组建专业的薅羊毛班子。有数据,国内有组织的羊毛党团体高达8万多个。

  很多互联网平台,在发展的过程中,出于拉新用户等各种目的,会推出很多“福利”政策以培育用户。而有利益的地方就会出没羊毛党,他们集结成群,有组织地薅羊毛。

  在补贴盛行的互联网创业领域,一个初创平台不补贴就很难胜出,补贴了又容易被羊毛党盯上,可谓“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而很多初创平台,没有死在竞争对手手里,却生生地被羊毛党薅倒闭了。

  因此互联网创业需要双线作战,一方面要在明地里和竞争对手斗法争胜,另一方面还得在暗地里和羊毛党斗智斗勇。

  像淘宝网、滴滴等大平台,在发展过程中都曾遭遇过羊毛党,且一度喂饱过很多羊毛党。坊间传闻,滴滴在疯狂烧钱补贴的初期,很多羊毛党通过恶意刷单,月收入近百万元,成为了网约车领域传唱至今的“造富”神话。

  在P2P网贷领域,平台为了在资金端迅速获取大量用户,除了在早期给出超高投资收益外,还会推出大量补贴政策,比如新用户投资1000元奖励50元现金等。

  羊毛党如约而至,网贷平台成为了近年来羊毛党新的聚集地。

  而这个过程中,一种有趣的共生关系自然而然地出现了:“高返”平台吸引了大量羊毛党,羊毛党为这些平台带去了资金和用户,这些平台依靠羊毛党越滚越大,为此持续给出高返利吸引更多的羊毛党,双方“互利”共生。

  但双方也都明白彼此的真实目的,“高返”平台知道羊毛党并非真实投资者,而是投机者,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拔腿就跑;羊毛党也知道“高返”平台是旁氏骗局,只是想借机薅一笔钱,并时刻关注平台动向,一有险情就会彼此预警尽快撤离。

  这种互相利用的共生关系,在稳定期彼此相安无事,但一旦出现危机就容易破碎:“高返”平台一旦出现险情,事先听到风声的羊毛党就会加速出逃,“高返”平台遭遇釜底抽薪就会纷纷爆雷,从而带动其他投资者的恐慌情绪,这些非“羊毛党”投资者也会纷纷撤资网贷平台,进一步加剧网贷行业的挤兑危机。

  很多尾部甚至腰部的正规P2P平台会开始紧接着出现大量用户提现需求,平台投资者开始大量流失,业务也就开始无以为继。而很多来不及转让债权的平台,就会出现无法提现的问题,从而会加剧投资者的恐慌情绪,本来没事的平台也会被挤兑倒闭。

  整个多米诺骨牌的倒塌,骗子平台和羊毛党是起点,非理性投资者是助推者,倒霉的正规P2P平台是被踩踏致死的最终受害者。

  这个过程中,很多来不及撤退的羊毛党,薅羊毛不成反被薅,自食恶果。

  2016年的最大“雷潮”,就是畸形共生关系破碎后引发的多米诺效应导致的。消息灵通的羊毛党头子会事先通知自己“队员”薅完最后一把羊毛赶快撤,而动作慢的羊毛党就成为了骗子平台的陪葬者。

  骗子被抓了羊毛跑路了傻子懵圈了

  两年多来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已经洗出了大部分骗子平台,大部分的羊毛党也都折在了2016年的“雷潮”中。

  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网贷平台总量已经从高峰时的6000多家锐减至目前的1800多家。而在2016年血本无归的大量羊毛党,要么去了别的行业,要么转投头部平台成为了“老实”投资者。

  如果从爆雷平台数量来看,此次的“雷潮”可谓规模最小的一次。其中只有少数几家“高返”骗子平台,其它倒闭的平台多是被绊倒的。

  但由于近两年的金融严监管大环境,投资者都变得比较神经紧张,此次小规模的骗子平台爆雷和羊毛党跑路,就造成了大量投资者的非理性出逃,从而造成很多无辜平台被踩踏。

  整个行业经过2016年的洗牌,头部效应明显,前十几家大平台吸引了市场上大部分资金。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数据:在协会登记注册的100多家企业里(总计在贷金额6000多亿),有18家在贷余额超100亿人民币,在贷余额前20%的平台(共23家)占总在贷余额的81%,极其符合经济学上的“二八定律”。

  也就是说,大部分非“羊毛党”投资者的钱都放在了头部平台里,虽然收益不高但很安全。此次“雷潮”依然带动了他们的出逃情绪,造成像京东金融陆金所这样的头部平台也遭遇了挤兑危机,有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行业的日均提现额是过往的2-3倍。

  骗子平台被查了,羊毛党跑路了,“傻子”投资者懵圈跟着跑,结果倒霉的老实平台被踩死了。

  事情严重至此,监管部门也坐不住开始紧急出台维稳政策。虽然备案延期已成定局,但北京监管部门拟出台白名单政策,欲将此前备案验收通过的平台纳入白名单,以此稳定投资者的焦虑情绪,保证行业的有序发展。

  监管部门的用意很明确,必须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进行有效遏制,不能让老鼠屎骗子平台和羊毛党把网贷这锅汤给彻底污染了,且要保证本分经营的平台的利益不被侵害。

  不仅如此,7月16日互金协会也紧急连夜发文,态度很明确:

一.要打击互金黑媒体,消除煽风点火制造行业恐慌的恶略影响;

二.要打击恶意逃废债(有还款能力但不愿意还钱的行为)的借款机构及借款人;

三.鼓励实力不济的平台良性推出,加速行业出清;

四,强调契约精神,P2P网贷是借款人和出借人达成的借贷契约,投资人单方面要求赎回是违背契约精神的,除非平台提供债权转让服务,投资者才能申请债权转让赎回资金,但也不要非理性赎回引发挤兑危机。

  保证市场信心,维护行业稳定有序发展,从监管部门到行业协会,已经打响了互金行业保卫战。

  网贷的春天在哪里?

  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民间小额信用借贷自古有之,说明这个市场需求是非常刚性的。数亿的资金需求者无法在传统金融机构得到金融服务,就只能求助于民间借贷。但由于巨大的信息不对称,民间高利贷屡禁不止。

  P2P网贷的出现,让资质不够好风险比较高的借款人,和风险偏好比较高的出借人可以有效匹配,顺畅越过了民间高利贷中介机构,可谓是一个双赢的商业创新。

  虽然在行业发展初期,很多投机者利用行业规则尚不成熟的混沌环境玩起了旁氏骗局,吹出了一个又一个大肥皂泡,但我们也必须看到行业加速规范化的趋势。

  “高返”旁氏骗子平台越来越少,羊毛党或出逃或成为成熟的投资者,行业规则逐渐明晰,小额分散成为了主旋律。

  此次“雷潮”过后,骗子平台差不多将基本出清,资质差、风控能力弱、品牌不够强的平台差不多也都将被淘汰。能留下的平台几乎可以肯定都是在资产端有硬实力,在资金端有用户粘性,在平台运营上有扎实技术实力的靠谱平台。

  随着消费升级、新零售、新农业等的发展,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三农金融等符合小额分散原则的模式肯定会迎来一波爆发期,在这些领域有扎实基础的平台也肯定会迎来长足的发展。

  对于投资者而言,经历了6年行业洗礼,也差不多都有了风险意识和选择好平台、好标的的经验,在打破刚兑、没有高返利的情况下开始能做出正确投资决策,且能正视相应风险。

  网贷行业迎来“良币驱逐劣币”的成熟市场机制,也许不再遥远。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3日
      喜马拉雅
      喜马拉雅
      E轮 4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掌柜攻略
      掌柜攻略
      A+轮 3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术康
      术康
      B轮 4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TONOT
      TONOT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